NEWS
行业新闻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什么指标体现信用变化?

发表时间:2019-05-06 09:49 阅读:
反映信用变化的高频数据,便是社会融资规模。社会融资规模自2010年被中央提出后,立刻受到了金融调控决策层的高度重视,自2016年起,人民银行每月公布社融规模数据,为判断宏观经济走势增加了一个重要手段。该指标覆盖了实体经济中居民、企业和政府三大主体通过各类渠道的借贷规模和结构。
 
从社融的规模变化和结构调整,可观察到我国长期内金融部门的变迁和短期内信用的边际变化。
 
长期来看,尤其是在2008年以后,社融与经济呈现较明显的相关波动,且社融变化大约领先经济2-3个季度。但自2012年开始,经济趋势性下行,实际GDP数据几乎没有波动性,几乎所有指标都很难与实际GDP呈现规律性互动。不过,社融与名义GDP依然存在相关性,但领先性有所削弱。
 
事实上,经济仍然是有波动的,只不过很难用GDP来反映了。而社融在很多时候能够反映这样的波动,尤其是在短期内经济更多地由需求端决定。例如,社融与工业企业利润几乎呈线性的正相关。从下图来看,几乎每一个社融增速的拐点,都对应着工业企业增速的拐点。
 
从结构上看,整个社会融资规模的数据中,贷款占主要地位。截至2019年3月,作为间接融资的人民币贷款存量达到134.7万亿元,占比达到68%,而直接融资的股票融资、企业债券等占比不高。这说明通过银行渠道的借贷仍然是我国企业和居民信用的主要来源。这也从侧面证实了当前社融波动,尤其是社融中间接融资的波动对于经济中信用的影响。
 
我们还可以看到,表外融资在监管风格转换下的明显变化。2016年之后,经济下滑和传统渠道的信用扩张乏力,监管放松和默认了银行表外业务和影子银行的增长,票据融资、信托贷款增速明显提升。等到了2018年,监管发现这种信用增长太快,背后也没有降低风险的保障,于是出台了资管新规,表外融资随即明显减少。而且,影子银行的信用极度市场化,政策层很难有效控制,央行显然不太愿意这方面的信用增长太快。
 
不过,由于利率传导机制并不通畅,一旦货币政策无法在短期内给予实体经济信用,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下,对影子银行的限制仍有可能再度放松,社融的结构也会再度发生变化。由此看来,通过分析社融结构性的变化,可以判断监管的变化,从而倒推政策层对经济基本面的预期。
 

Copyright © 2015-2016 真人娱乐-真人游戏-真人娱乐平台|广州睿杰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 by 【网站地图